<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為什么大學生就業這么難

          社會各界有感于“壓力山大”的就業形勢,紛紛斷言今年為“史上最難就業年”。

          《中國經濟周刊》特約評論員  葛豐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議題之一是研究做好今年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切實保障應屆畢業生就業水平不降低、有提高”。

          數據顯示,截至4月末,北京、上海等多數地區高校畢業生就業簽約率不足三成。社會各界有感于“壓力山大”的就業形勢,紛紛斷言今年為“史上最難就業年”。

          “史上最難就業年”指謂的“最難”,固然可以歸咎為短期因素交匯所致,但是這些短期因素并非高校畢業生就業難根子所在。自2003年以來,我國高校畢業生就業形勢哪怕是在經濟超高速增長時期,同樣逐年趨于嚴峻。這反過來說明,倘若不能從根子上消除病因,一味坐等高校招生規模下降,或者整體經濟強勁復蘇,高校畢業生就業形勢并不會隨之出現質變式的反轉。

          在所有事涉高校畢業生就業問題的討論中,1999年始終是一個繞不過去的時間節點。如今回頭來看,從這一年開始的高校擴招曾在一段時期內,立竿見影地部分實現了擴大消費、延緩就業,以及普及教育的初始目的,但在當時未能充分預見到以下幾項更具慣性的趨勢變化:

          其一,計劃生育政策導致中國的人口紅利迅速見頂,勞動人口占比2011年同比微降0.1個百分點,由此終結了此前多年上升趨勢,再加上“入世”等重大制度變遷引致中國經濟連年高速擴張,結果就是,中國的勞動力供給很快從總量過剩轉換為結構性過剩。如,即使是在號稱高校畢業生“史上最難就業年”的今年,據渣打集團針對珠三角地區300多家工廠進行的調查顯示,工人工資平均上漲9.2%,增幅高于2012年的7.6%。

          其二,經濟發展的非跳躍性決定了高層次人才需求只可能保持穩定性增長。如我們通常認為,第三產業發展將為高校畢業生就業提供最廣闊的市場,但實證研究發現,由于我國第三產業內部結構低端化,到目前為止,以傳統服務業為主體的第三產業發展與高校畢業生就業之間反而呈現負相關性,因此,跳躍式的高教規模擴張所帶來的高層次人才供給的跳躍式增長,必然與之產生劇烈摩擦。

          其三,在一般要素市場中,供需失衡固然可以依據市場力量予以矯正,但問題是,勞動力市場存在顯著分層模式。也就是說,盡管主勞動力市場中的失業者可以較為容易地在次勞動力市場實現就業,但由于兩個勞動力市場所得利益巨大的差別,并且一旦在次勞動力市場就業便難以再返回主勞動力市場,于是主勞動力市場的失業者寧愿失業也不愿意在次勞動力市場實現就業。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上述三項變化使得中國這個發展中國家在未富先老的情況下,要為每年上百萬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勞動人口的失業問題憂慮深重,而這,只能促使我們反思,如果在以充分就業為優先目標的情況下,包括教育政策在內的相關政策究竟應該如何不為短期取向所干擾,未雨綢繆地遵照規律提前布局。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黄色图片

          <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