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專訪清華—布魯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豐:

          應對人口老齡化的關鍵在于激發經濟活力

          在人口眾多的中國,人口老齡化就像一趟高速行駛的列車,它已經超速超載,卻還在加速加載。

          智庫論道系列訪談錄

          P49

          清華—布魯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豐    本刊記者 曹海鵬|攝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白朝陽|北京報道

          在人口眾多的中國,人口老齡化就像一趟高速行駛的列車,它已經超速超載,卻還在加速加載。

          截至2012年,中國60歲以上人口接近2億,平均每5個工作者(20~59歲)需撫養一位老人;20年后,60歲以上老人將達到4億,平均每兩個工作者就得撫養一位老人。

          未富先老。中國人的預期壽命和美國人相差無幾,但人均收入卻只有美國的1/10左右,且全國只有約1/3的老人是以退休金為主要的收入來源。

          清華—布魯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豐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把老齡化問題放在中國的經濟坐標中研究就會發現,中國老齡化問題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口問題或是贍養老人的問題,而是一個事關中國經濟甚至國家命運的新國情。應對老齡化問題,最主要的是給經濟“開源”,激發經濟活力。

          老齡社會的三大“新國情”

          “中國在短期和長期面臨著新的國情、新的機會和挑戰。但是,若從最簡單的大的線條去看,無非就是三條。”王豐提出三條“新國情”:現在的中國是一個中等收入的國家;未來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和政府財政收入增長速度都將放緩;政府剛性支出的需求必將加大。

          在王豐看來,進入中等收入國家對中國來說是一個歷史性的轉變。老百姓生活水平提升了,中國的國際影響力也增強了,但與此同時,中等收入的公民所期待的也不再是衣食住行那么簡單,他們期待醫療保障、退休后的生活保障、良好的空氣、通暢的道路等等。

          但“如果我們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就是說經濟停滯在這個水平的話,將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因為和歐洲、日本不同,他們的經濟是在一個收入水平比較高情況下徘徊,他們擔心的是在高福利的情況下,福利支付不了的問題;而我們的福利體系至今還沒有創造起來。另外,日本、歐洲等國家的收入不平等程度沒有中國這么大。”王豐指出,中國處在一個低水平的中等收入階段,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停滯的話,各方面的挑戰會非常大。

          對于未來中國經濟的發展趨勢,王豐認為,經濟增長速度放慢將是不可避免的,而經濟增速放慢的一個直接結果就是政府財政收入增長的速度也要放慢。

          和財政收入增長減速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未來政府的剛性支出的需求將要加大。其中最為重要的原因就是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影響。

          面對三大“新國情”,中國需要“大改革”。在王豐看來,未來中國的改革應該從兩個方面展開:“一個方面是使中國經濟能夠釋放出活力的改革;另一方面的改革則是包括養老體系建設、醫療制度、養老金制度、生育政策等方面的改革。”

          低生育率將加劇未來養老負擔

          和國外相比,中國的老齡化速度太快,幾乎沒有留下準備應對挑戰的時間。中國僅用了西方發達國家歷史上一半的時間,就把人均期望壽命從40歲提高到了70歲,僅用了西方1/3的時間,就把生育率從每個婦女生5個孩子降到了兩個左右。

          王豐指出,除了過快的老齡化速度,中國人同時面臨低生育率的問題,而這也加劇了未來養老的負擔。

          “如果一對夫婦生兩個孩子,那么從長遠來講,人口年齡結構是穩定的金字塔結構。但是,如果每對夫婦平均生1.5個孩子,那就意味著每一代人要比上一代人少25%,年輕人減少,老年人比重增加,老齡化就會越來越嚴重。”王豐說。

          目前,世界上50%以上的人口生活在低生育的國家里。北歐各國、新加坡、日本、香港地區、臺灣地區、俄羅斯和西歐很多國家都在鼓勵生育,但是收效甚微。王豐認為,應該在人口負增長還未到來之前,放開二胎指標。

          聯合國《世界人口展望》數據顯示:中國老齡人口贍養負擔約在2040年趕上歐洲國家。如果不能準確把握提高生育率的時機,等到老年贍養負擔很重時再提高生育率,中國老齡社會則會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放開二胎指標是一個很容易做的事情,沒有多大的阻力。樂觀地說,改革已經進行了一半,即計生委、衛生部合并。然而,真正鼓勵生育的政策還沒有出現,使社會轉變成一個家庭友好型社會的政策還沒有開始。”王豐說。

          長期以來,人口問題給中國帶來了很大壓力,直到現在,很多人仍然擔心,二胎指標放開后,剛剛控制的人口會繼續增加。對此,王豐認為這種擔心是一個誤區,認為只有把人口控制在一個什么區間,中國才會好。事實上,政府不能以人口的總數作為依據來控制人們的行為。

          王豐說:“這些年,我國農村務農人口減少了50%以上,耕種土地減少了百分之十幾,但是產量卻大幅度地增加,所以,這不是人多人少的問題,環境污染也不是人多人少的問題。”

          經濟增長更需注重“開源”

          人口紅利日漸消失,中國正在減速的經濟會進一步放緩。

          對于經濟放緩后如何養老的問題,王豐指出:“盡管大家討論的比較多的是怎么撫養老年人的問題,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經濟問題,是如何‘開源’的問題,就是在人們健康長壽的情況下,怎么樣能有一種新的經濟發展模式,使中國的經濟具有持久的活力的問題。”

          如何“開源”,讓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王豐認為,首先要平衡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的關系,在更大的市場空間里,國民共進,實現雙贏,使社會更有活力,讓更多的人來創造。

          王豐認為,“開源”更多的是要進行制度上的改革和創新。技術創新不僅靠政府,更要靠全社會。政府要做的就是完善優化制度,給人們創造更多創新的機會,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進而激發經濟活力。

          “隨著人口老齡化加速到來,中國各個方面改革會更加迫切。中國的情況總的來講是一條非常艱難的路,因為不僅退了休的人需要醫療保險,期望政府來做這個事情,他們的子女、他們的家庭也都有共同的期望。”王豐表示。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黄色图片

          <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