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熱點觀察】埃及動蕩局勢讓奧巴馬政府兩難

          埃及局勢無疑會進一步分散美國的對外資源,使得美國在其他地區的投入力度必將受到影響,所謂在全球事務中“邊走路邊嚼口香糖”的美式浪漫估計難以如愿。而對于其他國家來說,中東已經夠亂了,幾乎已經喪失了亂中漁利的空間。

          埃及局勢無疑會進一步分散美國的對外資源,使得美國在其他地區的投入力度必將受到影響,所謂在全球事務中“邊走路邊嚼口香糖”的美式浪漫估計難以如愿。而對于其他國家來說,中東已經夠亂了,幾乎已經喪失了亂中漁利的空間。

          胡波

          7月3日,埃及國防部長塞西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宣布罷免總統穆爾西并成立臨時過渡政府,曾一度被視為“阿拉伯之春”民主轉型“楷模”的埃及再起動蕩。近一個多月來,穆爾西的支持者與反對者以及埃及軍方頻繁發生摩擦和街頭對峙,“草根派”穆斯林兄弟會和實力派埃及軍方針鋒相對,互不相讓,沖突不斷升級。8月14日以來,埃及軍警采取的清場行動已造成埃及全國近900人死亡,4000余人受傷。

          埃及局勢的風云變幻引發了世界各國的廣泛關注,美國、歐盟及聯合國等紛紛展開調停斡旋,呼吁結束暴力。盤點埃及動蕩之下的中東局勢,真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喜憂參半的中東各國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可算是舒了口氣。

          近兩年來,巴沙爾政權一直處于“風口浪尖”,承受著美國及其歐洲盟國的巨大輿論與外交壓力、經濟制裁和武力威脅,這種高壓態勢在奧巴馬第二任期以來逐漸接近“臨界點”,美國國務卿克里將推動敘利亞“變天”當作奧巴馬政府的“政績工程”,頻繁在中東、歐洲展開穿梭外交,積極為倒敘做最后準備。6月13日美國一改此前在軍事援助反對派問題上的躊躇,決定將向敘反對派提供包括“軍事支持”在內的更多援助,美英法等還計劃在敘利亞部分地區設立“禁飛區”,美國的直接干涉似乎已是近在咫尺。

          此番埃及動蕩對巴沙爾而言可謂是“及時雨”,埃及局勢吸引了美國及英、法等歐盟國家的主要目光,敘利亞問題就顯得不那么緊迫了。而且,對于巴沙爾來說,不友好的穆爾西“走掉了”,也是件“大快人心”之事。要知道,此前穆爾西可謂是“落井下石”,他于6月15日響應美國等國的號召,宣布斷絕同敘利亞的所有外交關系,并召回駐敘大使,關閉敘駐埃及使館。不承想,世事難料,沒幾天穆爾西就倒臺了。

          埃及變天,加上土耳其國內局勢最近也不穩,中東國家針對巴沙爾的“統一戰線”也就談不上穩固了,這算是給巴沙爾的另一個“驚喜”。無論怎么算,埃及發生的事情對巴沙爾都是特大利好。

          以沙特為首的海合會(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國家則是喜憂參半。

          沙特等國頗不認同穆爾西的政治理念和政策,卻與埃及軍方有著傳統友好關系。穆爾西下臺,埃及軍方主導過渡進程,簡直是專為海合會國家打造的機遇。因而,埃及臨時政府成立后僅一周,沙特、阿聯酋、科威特就同意援助埃及120億美元,其急切心情溢于言表。但埃及的長期動蕩終將使得沙特等國處于左右為難的境地。一方面,埃及內亂,實力變弱,必然無暇他顧,這將為海合會填補地區力量真空提供機會;但另一方面,埃及持續的動蕩將會危及地區穩定,甚至會殃及沙特等國自身,這又不太符合其利益。

          伊朗政府則失去了一個“志同道合”的盟友。

          雖然埃及穆兄會政權與伊朗伊斯蘭政權的教派不同,前者信仰遜尼派,后者則是中東地區什葉派的代言人,但雙方擁有相似的政治理念,都推崇政教合一,在宗教問題上均較為保守而激進。因而,穆爾西執政期間,雙方惺惺相惜,關系發展迅速。在這種情況下,穆爾西突然倒臺,伊朗自然非常失望。伊朗外交部發言人阿巴斯·阿拉格希則聲稱,穆爾西下臺是一場軍事政變,表示伊朗反對軍隊介入政治,要求埃及恢復穆爾西的合法地位。不過,和敘利亞類似,設若埃及亂局能將美國拖住,美國在核問題上對伊朗的壓力可能會得到一定減輕,此事對伊朗而言也未必全是壞事。

          更為憂慮的是土耳其埃爾多安政府。土耳其有著長期的軍事政變歷史,埃爾多安自上臺以來,就力求打壓軍方、防止軍事政變,而且埃爾多安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和穆兄會頗有淵源,政治上土耳其政府很難認可埃及軍方的這種做法。況且,土耳其政府在穆爾西執政的一年中,對埃及進行了大量投資和高額貸款,并擴大了同埃及的商業貿易,穆的倒臺會損害其經濟利益,埃爾多安很難無動于衷。因此不難理解,土耳其為何與伊朗一道成為國際社會為數不多的公開給穆爾西鳴不平的國家。

          以色列則有可能面臨南北受敵的安全風險。

          長期以來,以色列依賴埃及軍隊遏制西奈半島上的伊斯蘭極端分子,并共同抵御加沙地區的圣戰者等武裝組織。若埃及陷入動蕩甚至內戰,勢必削弱其政府和軍隊的控制力,西奈半島等地將形成新的力量真空,極端分子和巴勒斯坦抵抗組織很可能在此開辟針對以色列的第二戰場,這將嚴重損害以色列的安全。

          兩難的奧巴馬政府

          對于美國奧巴馬政府而言,這絕對是令人沮喪的意外。本來,奧巴馬政府正意欲在中東下盤“大棋”,試圖在此“有所作為”,大力在敘利亞問題和巴以問題上長袖善舞。然而,這兩大問題剛剛有點起色的時候,埃及亂了。

          埃及是中東大國,在阿拉伯世界有特殊的影響力,自1978年《戴維營協議》簽署后,美埃關系就與美以關系一道成為美國中東政策的兩大基石,美在巴以問題上尤其倚重埃及。若埃及形勢久久未平,將可能導致美國正推動的巴以談判及中東和平進程破產,并誘發恐怖主義勢力和極端分子坐大。美國與埃及軍方關系一向親近,并不喜歡穆爾西,實際上放任或默認了埃及軍方發動的“二次革命”。但埃及過渡之路依然是路漫漫,當前,穆爾西依然擁有以穆兄會為主的眾多支持者,不會輕易與埃及軍方妥協,雙方的對峙及流血事件還會不斷發生,這將使得奧巴馬的對埃政策頗為糾結。

          出于價值觀和輿論考慮,美國需要敦促埃及軍方避免暴力、恢復民選政府;可出于現實利益考慮,美國必須盡量避免其行為危及對埃及軍隊的未來影響力,也就不能逼埃及軍方太甚,軍事援助還得繼續進行。在埃及軍警開始清場后,奧巴馬8月15日發表講話,雖強烈譴責埃及臨時政府針對示威者的暴力清場行動,并宣布取消兩國原定下月舉行的聯合軍事演習,但依然維持對埃及每年15億美元的援助。

          更麻煩的是,埃及變局已經促使了中東力量格局的變遷,一些變化可能會影響美國的整個中東計劃,如土耳其和埃及關系嚴重受損,這可能會影響美國組織的對敘戰略包圍,而以色列恐怕也沒有余力多考慮巴沙爾問題和與巴勒斯坦的和談。如果埃及局勢遲遲沒有好轉,得不到控制,將會繼續導致中東地區發生新一輪的政治“洗牌”,這極大影響了奧巴馬政府在中東的雄心和計劃。

          美國在埃及問題上的兩難凸顯了其在中東政策的多重困境。短期來看,美國很難順利地在中東地區進行戰略收縮并平穩抽身。埃及局勢無疑會進一步分散美國的對外資源,這使得美國在其他地區的投入力度必將受到影響,美國副總統拜登最近鼓吹的所謂在全球事務中“邊走路邊嚼口香糖”的美式浪漫估計難以如愿。

          對于國際社會的其他國家來說,中東已經夠亂了,幾乎已經喪失了亂中漁利的空間。目前,世界多數國家對埃及局勢普遍表示擔憂,呼吁有關各方進行對話,非暴力解決矛盾,避免局勢升級。因為如果埃及出現敘利亞、伊拉克或利比亞式的教派沖突或內戰,中東局勢有可能走向全面失控,這對世界反恐、國際安全以及全球能源穩定來說,都不會是好消息。

          (作者系北京大學中國戰略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黄色图片

          <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