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區域·城市】河南新鄉否認“強征”回復本刊大施“太極推手”

          8月19日23時,河南省新鄉市平原新區管委會綜合辦公室(下稱“平原新區管委會”)通過部分網站發表《關于<中國經濟周刊>報道“河南新鄉強征千畝耕地蓋別墅”的回復》(下稱《回復》),稱本刊報道“與事實不符”。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王勇 李姍姍|河南新鄉報道

          8月19日,本刊《河南新鄉強征數千畝耕地蓋別墅》(下稱《新鄉強征耕地》)一文刊發后,人民網、新華網、新浪網、搜狐網等多家主流網站均在重要位置進行轉載,引發網友熱議。

          當地政府“選擇性回復”

          8月19日23時,河南省新鄉市平原新區管委會綜合辦公室(下稱“平原新區管委會”)通過部分網站發表《關于<中國經濟周刊>報道“河南新鄉強征千畝耕地蓋別墅”的回復》(下稱《回復》),稱本刊報道“與事實不符”。

          《回復》主要表達了五個觀點:一是該區不存在“強征”行為;二是原武鎮“盛武北苑社區”手續合法,農民補償款均已到位;三是“盛武北苑社區”相關征地的補償,已在2013年河南省調整征地綜合區片地價之前完成,如擅自補(土地)差價有違政策;四是原武鎮村民靳修峰自殺,緣于“長期受病痛折磨,對生活絕望”;五是恒大、綠地等建設的并非“別墅”而是“低密度住宅”。

          記者發現,平原新區管委會在上述回復中采取了“選擇性回應”。

          比如,只籠統否認該區存在“強征”行為,卻對本刊報道中提及的“沒召開村民大會”、“不與被征地農民協商”、“強行毀壞莊稼”、“直接將征地款匯入農民糧食直補卡”等行為是否存在,避而不答。

          再如,本刊報道中提及“盛武北苑社區”至今荒蕪兩年,失地農民為此多次上訪,政府公開承諾并未落實?!痘貜汀贩Q,該社區已經“上級批準,手續合法,農民補償款均已到位”。但對于2011年原武鎮政府做出相關承諾的文件如何出臺,何人決定,公章如何啟用,平原新區有關部門宣布其為個人“私自行為”、“無效”是何依據,涉案人是否已經追責等問題,予以回避。

          此外,對于“恒大金碧天下”與“綠地泰晤士新城”別墅項目,平原新區管委會稱其并非“別墅”,而是“屬于低密度住宅”。

          姑且不論上述兩項目在當地的巨幅廣告上公開標注的“別墅”字樣,采訪中,“恒大金碧天下”銷售人員也公開告訴記者,該項目的總容積率為0.63,一期項目的容積率約為0.5。而國土資源部等相關部門多次重申,住宅項目容積率不得低于1.0(含1.0)。

          至于原武鎮菜王村村民靳修峰自殺的原因,靳修峰的親屬及多位村民告訴記者,2011年秋天,靳修峰被查出患有“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RCMD”,患病后,靳修峰開始在省人民醫院治療,每隔幾個月去醫院復查一次,病情一直穩定,并沒有因此“對生活絕望”。而其本人的遺書中,更是明確表達其對“肆無忌憚地從農民手中強取豪奪良田”的抗爭,“我們投訴無門,上訪不解決問題,走投無路,愿用鮮血和生命維護國家和百姓利益,哪怕我的生命能使你們再把手伸向珍貴的耕地時有一絲覺醒,也是值得的。”。

          土地財政的饑渴

          “違法占用耕地事件層出不窮的深層次原因,在于既有的政績考核體系約束下,地方政府對土地財政的嚴重依賴。”中國社會科學院一位專家向《中國經濟周刊》坦言。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債務壓力有擴大的趨勢。國家審計署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年底,18個省本級及省會城市本級地方政府性債務余額為3.85萬億元,在被審計地區中,債務增長率超過20%的有4個省和8個省會城市本級,最高達65%。土地出讓收入依然是地方政府的主要償債手段,4個省和17個省會城市本級政府負償還責任的債務余額中,有55%承諾以土地收入償還,但這些地方2012年需還本付息額已達其可支配土地收入的1.25倍。

          據光大證券等金融機構測算,下半年,大約1270億的地方政府性債務到期,為2000年以來最高。明年到期的債務達2088億元,比今年增加10%。數千億的債務進入償債高峰期,地方政府怎么還?

          “目前來看,土地財政依然是地方政府獲得財政收入的最重要也是最便捷方式之一,在地方債壓力下,地方政府很可能會陷入更加依賴土地財政的循環。”一位業內資深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坦言。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黄色图片

          <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