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專訪美國達拉斯地方聯儲高級經濟學家王?。?/h2>

          【國際】美聯儲也在“摸著石頭過河”

          QE退出意向不斷反復

          作為美聯儲“體制內”的經濟學家,達拉斯地方聯儲高級經濟學家王健接受《中國經濟周刊》專訪,解密“真實的美聯儲”。

          p-78

          10月24日,時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主持美聯儲理事會會議。CFP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謝瑋  劉硯青丨北京報道

          2013年,在全球矚目下,美國聯邦儲備系統(Federal Reserve System,FED,下稱“美聯儲”)沒能低調地度過它的100歲生日。這一年,對于是否要退出QE(量化寬松政策)、經濟復蘇力度如何、對比特幣如何監管等問題,美聯儲的決策牽動著全球市場的每一根末梢神經。

          “美聯儲是私人銀行,受控于神秘的羅德柴家族”;“美聯儲是股份制私人企業,大股東如花旗銀行實際控制著美聯儲”;“美聯儲推行量化寬松政策就是為了將國內的通貨膨脹轉嫁出去”……

          作為美聯儲“體制內”的經濟學家,達拉斯地方聯儲高級經濟學家王健接受《中國經濟周刊》專訪,解密“真實的美聯儲”。

          政府機構+非營利性私人組織

          “正確看待美聯儲的組織架構和運行機制,全面了解美聯儲在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上的作用及其行事邏輯,才能進一步增強對全球市場的預見能力。”王健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這正是他寫作新書《還原真實的美聯儲》的初衷。

          王健認為:“從根本上講,美聯儲性質與中國人民銀行一樣,是按照《聯邦儲備法》建立起來的美國的中央銀行。但其組織結構十分特殊,分為獨一無二的雙重結構:其一是位于華盛頓的聯邦儲備局,其二由股東銀行繳納的股本金建立起來的12個地區聯邦儲備銀行。二者共同構成了美國的聯邦儲備系統。”

          美聯儲所具有的政府機構加上非營利性私人組織的雙重結構,有其歷史沿革。

          在制定貨幣政策方面,美聯儲直接受到國會的諸多制約。美聯儲主席每年至少要對國會進行兩次公開聽證,所有聽證資料均對外公布。具體聽證內容包括:目前美國經濟的基本狀況,美聯儲都制定了哪些政策,這些政策如何體現了《聯邦儲備法案》中規定的“提供穩定宏觀經濟環境”的既定目標。

          聯邦儲備理事會是美聯儲的最高機構,由7名理事組成,由總統征得參議院同意后任命,國會因此能對美聯儲的決策產生重要影響。此外,7名理事與5名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共同組成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決定美國貨幣政策。

          王健告訴《中國經濟周刊》,美聯儲作為美國的中央銀行,直接對國會負責,所有貨幣政策的制定都以美國經濟為考慮。例如是否退出QE,美聯儲會考慮到對于其他國家及新興市場的影響,但也僅限于這些國家經濟運行情況對于美國經濟的反作用。否則,決策將很難得到國會的認可。

          王健直言:“美元作為全球貨幣是有問題的。”以美國目前的經濟總量衡量,美元擔任儲備貨幣角色有其自身的困境。但這同時是全球貨幣體系的缺點,任何一種主權貨幣擔任“全球貨幣”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

          制定政策也是“摸著石頭過河”

          “美聯儲歷任主席個人風格比較獨特的分別是沃克爾、格林斯潘和伯南克。這里面我最喜歡的是伯南克。”王健認為,伯南克擔任美聯儲主席以來主要有三大成就:第一,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穩定了經濟;第二,允許不同的意見和觀點交鋒,使得美聯儲系統內的氛圍更加開放;第三,更加注重與市場的交流。

          與“惜字如金”、對政策表態晦澀的格林斯潘相比,伯南克更愿意與市場交流,他經常通過調研獲得機構對于現行貨幣政策的反饋。這正是美國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中央銀行治理的一個方向,即中央銀行不應當成為市場波動的中心。

          但這似乎無法解釋美聯儲對于QE退出意向的不斷反復。

          對此,王健表示,美聯儲高級官員每一次對市場的公開表態都是非常嚴謹的。所有政策(結論)都有其施行的前提條件。今年6月,美聯儲曾做出可能提早退出QE的決定,其非常重要的前提是6月份非農就業數據向好。然而,就業情況并不如預期,美聯儲因此否定了提早退出QE的決定。

          “貨幣政策的制定是非常復雜的過程,美聯儲同樣在‘摸著石頭過河’。”王健向《中國經濟周刊》表示,美聯儲也是在不斷犯錯中摸索貨幣政策制定的依據。因此,許多美聯儲出版物的主題在于探討從前所犯的錯誤,比如1929—1933年的經濟大蕭條、美國上世紀70年代經濟危機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

          美聯儲政策的 “副作用”

          王健表示,正是由于美聯儲決策機制的固定和透明,所以美國的貨幣政策具有連貫性,不會大起大落。至于美聯儲即將上任的新女掌門人珍妮特·耶倫,美聯儲主席的投票權與其他6位理事并沒有什么不同。因此,QE政策應當會保持原有的政策連貫性。即使有可能變化,也僅限于較小的制度設計。

          但“對新興市場來講,明年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一年”。王健分析發現,美聯儲政策轉向時經常伴隨著一些經濟危機,其結果往往是美國經濟上行,而其他國家經濟下行。二者之間更多的是相關性而非因果性。美元利率是其中重要的傳導因素:作為全球貨幣的美元利率上升會對新興國家資產價格造成沖擊,因此容易導致因擠兌引發的金融危機。

          “可以通過國家之間的貨幣互換來減少沖擊。”王健建議,事實上包括美聯儲在內的許多發達國家央行已經采取貨幣互換協助穩定本國金融市場,以預防美國退出量化寬松政策可能產生的沖擊。而目前,美國國會對于美聯儲與新興市場國家之間的互換協議仍有許多約束。

          因此,王健認為,在當下的全球貨幣體系現實下,新興市場國家央行要具有前瞻性,提前通過國內的審慎宏觀金融政策,將過去積累形成的資產泡沫逐步消除一部分。在未來全球經濟形勢變化的時候,不至于造成特別大的資產價格調整。同時,作為“最后貸款人”,要及時地平息金融市場恐慌。


          (網絡編輯:曦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黄色图片

          <p id="199lx"></p>

                  <address id="199lx"></address>

                  <output id="199lx"></output>

                  <ruby id="199lx"><i id="199lx"></i></ruby>
                  <ruby id="199lx"></ruby><span id="199lx"></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