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trl7"></var>
<var id="ttrl7"><span id="ttrl7"><menuitem id="ttrl7"></menuitem></span></var><cite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cite>
<menuitem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ttrl7"></menuitem>
<cite id="ttrl7"></ci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為“相信”頒獎,立下萬億市值新目標

三一的新使命

偉大的時代成就了三一。在跨越千億營收之后,三一創始人、三一集團董事長梁穩根表示,三一面臨的是新的曠世機遇。

logo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李永華 | 湖南長沙報道

偉大的時代成就了三一。在跨越千億營收之后,三一創始人、三一集團董事長梁穩根表示,三一面臨的是新的曠世機遇。

4月29日,三一重工發布了歷史最好季度成績:一季度營業收入333.28億元,同比增長93%;凈利潤55.38億元,同比增長 164.16%,接近2010年全年業績。

2019年,三一集團銷售額突破1000億元。2020年,整體銷售額繼續增長至1368億元。

2021年2月28日舉辦的三一節表彰晚會上,三一集團向一路陪伴公司成長的33名金牌員工派發每人100萬元的巨額獎勵,總金額3300萬元。此外,三一集團還向“千億紀念券”持有者、抗震救災英雄等一大批員工頒發現金獎勵,總計金額高達1億元。

重獎1億元,梁穩根表示:“我要感謝你們,感謝你們對三一事業做出的杰出貢獻,特別更要感謝的,是你們對三一的信任。”。

三一集團黨委書記、三一重工總裁向文波說,有人選擇了相信,有人選擇了放棄。今天,我們為“選擇相信”而頒獎。

相信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員工到高管,《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三一聽到的是不同的理解,有人說是對梁穩根團隊及公司的信任,是對裝備制造行業的信任;也有人說,是對時代的信任;更多的是對實現“中國夢”的堅定信念。如此種種,沉淀為三一文化的基因,也撐起三一大廈的四梁八柱。

p52 三一節晚會上,梁穩根為員工頒發獎勵。

三一節晚會上,梁穩根為員工頒發獎勵。

三一文化基因:從血書立志、舍身報國為始

35年、6萬元起家,三一重工何以從一家鄉鎮小企業跨越式發展成為我國裝備制造的標桿?

在今年的三一節表彰晚會上,梁穩根第一次拿出了珍藏35年的蘭帖。這份斑駁印記的血書,揭示出三一力量的源泉。

血書中寫道:“梁穩根,湖南漣源縣人,今與袁金華、毛中吾、唐修國志同道合,愿結為兄弟,為中華民族騰飛貢獻畢生心血……1985年10月30日。”

歃血為盟,矢志報國,聽起來滿是江湖義氣和理想主義??善?,歷史常常就是被理想主義者所推動。

向文波對《中國經濟周刊》說,恰恰是這份血書,有著獨特的張力,吸引著“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年輕創業者,繼而成為他們的初心、信仰,寫進三一創業的歷史。

暫時把時針撥回到1983年。那一年,梁穩根從中南礦冶大學畢業分配到洪源機械廠。這是一家部屬的大型軍工企業,當時人數達四五千人,是當地的大廠。

然而,梁穩根、唐修國、袁金華、毛中吾這些年輕的大學生們并不滿足于這里的工作。他們經常“混在一起”,看到的是廠里的人浮于事,論資排輩。

“上世紀80年代,整個社會都充滿激情,我們這群年輕的大學生很有理想,都有家國情懷,就想干點實事。”三一集團董事袁金華說,洪源機械廠的現實卻是“機器壞了,工人高興得很,因為修機器是別人的事”。

年輕人的討論愈加激烈。“醫治一個舊細胞,不如再造一個新細胞”,這是他們做出的選擇。4個年輕人隨即向廠里遞交了辭職報告。

年輕人的豪情,碰撞上“實現四個現代化”的時代理想,綻放成堅定的信念花火,一抬腿,創業的決定就成行了。

1985年10月30日晚上,梁穩根、唐修國、袁金華、毛中吾4個人在山頂上劃破手指,寫下“今生今世,肝膽相照,患難與共,誓為民族工業的振興而奮斗。”

信念一旦深植,便會像野草一樣蔓延。后來陸續加入的核心成員向文波、易小剛、周福貴等,也深以為是,從此一以貫之?;仡櫰饋?,信念造就了企業界并不多見的創始人團隊與高管層的穩定。

盡管如此,在當時,他們的驚世駭俗之舉還是讓身邊人很難理解和接受。

30歲的梁穩根已經是這家廳級國企的副處級干部,時任洪源機械廠體改委副主任,接近企業核心決策層,可謂年少得志。得知他辭職的消息,梁穩根的父親怒不可遏,拿著扁擔追著打,要把他攆回洪源機械廠。

創業艱難百戰多。下海之前,一貫老成持重的梁穩根提出,要走,就要先有完整的計劃和行動方案,就必須“熟悉十個行業,拿出十個方案,做出十張圖紙”。

即便如此,赤手空拳的年輕人依然四處碰壁。販過羊、賣過酒、做過玻璃纖維,都失敗了。

“這一年多,幾個人沒有一點收入。”袁金華說,直到1986年3月辦焊接材料廠,9月份才有第一筆9000塊錢的回款。企業生存了下來,逐步做大。

1989年春節,梁穩根寫了一副對聯:“創建一流企業,造就一流人才。”機緣巧合,時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熊清泉考察漣源看到對聯后說,還要“做出一流貢獻”。

自此,“三一”定格。

一張白條,一份信任,創造了今天的三一

梁穩根說:“在漣源,憑著一腔熱血,我們很快就將焊接材料做到了細分領域全國第一。但這并不足以承載我們產業報國的遠大理想。”

1992年,三一提出“雙進戰略”,即進入大城市長沙,進入大行業工程機械行業,相當于二次創業。

1994年,三一長沙產業園破土動工,三一重工正式成立。

1995年初,長沙產業園投產的前一天晚上,梁穩根對209名員工說:“這是一個重要的戰略節點,這是應該記住的美好一天。”梁穩根回憶道,本來想給大家發一塊牌子,但時間倉促,他就安排人制作了一批白條“兌獎券”,并鄭重承諾:當三一每取得一個重大的發展里程碑,就對持有“兌獎券”的員工予以重獎。

當時從事采購的匡蒼豪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一開始做混凝土拖泵,就遇上了核心零部件集流閥“卡脖子”的問題,“原來的供應商自己也做混凝土拖泵,就不愿意賣給我們了”。

袁金華說:“1995年前后,是三一歷史上最艱難的時期,產品被退回,沒有銷售回款,資金快斷了,公司陷入虧損。”

北京機械工業自動化研究所的專家、后來成為三一技術領頭人的易小剛被梁穩根打動,登上三一的舞臺,用全新的設計方式破解了集流閥難題,也為三一打開了局面。

這是三一擁有的第一個專利,為三一突破國外技術封鎖撕開了一條裂縫。攻克核心技術,實現核心零部件的自主可控,由此成為三一的戰略。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世紀90年代,裝備制造業受制于行業整體的發展瓶頸,從精良的液壓元件、動力核心,到高精密度的機床、芯片,再到基礎科學研究,全產業鏈上的關鍵環節幾乎都無力自主,遠遠落后于先進國家,只能“仰人鼻息”。

在這樣的背景下,決心走核心技術自主研發的道路,力圖實現進口替代,不僅需要非凡的膽識,更展現出跨越時代的遠見。

向文波說,現在,三一的泵車當中進口零部件所剩無幾,關鍵性部件差不多全是三一自制,或者是優秀的國內配套企業的產品。目前,通過自主創新和協同創新,三一成功研制專用底盤、發動機、控制器、油缸、泵閥馬達、減速機、回轉支承等核心零部件,并全面應用,徹底告別“卡脖子”的困境,實現全產業鏈“自主可控”。

這是令人振奮的成就。

擁有自主核心技術,又恰逢中國經濟騰飛的大環境,三一突飛猛進,梁穩根當年寫的白條含金量越來越高。

1996年,白條“兌獎券”被換成了銅牌。

2003年,三一重工上市,每塊銅牌成功兌現1萬元現金,并更換為24K黃金打造的“金牌”,這些員工因此被稱作“金牌員工”。

2007年,三一集團突破100億元大關,銷售額達到135億元。2008年2月29日的三一節晚會上,梁穩根再度兌現承諾,給在職的金牌員工每人“兌獎”10萬元。同時,梁穩根許諾,當集團銷售額突破1000億元時,金牌員工將獲得每人100萬元的獎金。

梁穩根說:“就是當初的這一張白條,就是這一份信任,就是這一份貢獻,和三一人的努力一起,創造了三一的今天。”

p55 三一重工18 號燈塔工廠自動分揀線

三一重工18 號燈塔工廠自動分揀線

人心,是三一最大的一筆“信心投資”

在2021年2月28日的表彰會上,最大的獲獎群體是4159位持有“千億紀念券”的三一員工,他們在低谷時選擇相信,最終收獲總額5421萬元的超額回報。

一個月后的三一科技節上,三一宣布發放年度研發項目增量毛利提獎,僅已經發放的總額就高達1.6億元,其中個人單筆獎勵最高超過了300萬元。

此外,三一還拿出了近 8000 萬 元激勵掌握新興技術的“新工人”,近 3000 萬元鼓勵關鍵崗員工自主學習、翻新數字化知識......一時間, 三一成為外界評論中“別人家的公司”。

令人驚嘆的數字,放回到歷史的波瀾中,就不會顯得那么夸張。

2008年,金融危機席卷全球,經濟衰退,三一重工訂單急劇下滑。

梁穩根申請只領一元年薪,公司高管紛紛自愿申請降薪。

在此之前,三一集團數千名員工主動提出降薪申請。對此,董事會的決定是:“不裁員、不降薪、不接受普通員工降薪申請。”公司僅批準其放棄年終獎的10%,平均每人在200元左右。

2009年6月,這些選擇與公司共克時艱的員工都收到了一張制作精美的“千億紀念券”。10年后,這批紀念券成功兌現。

在梁穩根看來,這些主動放棄的年終獎,是員工“借給”公司的寶貴發展資金,是公司迄今獲得的最大一筆“信心投資”。

三一員工、曾參與2008年汶川抗震救災的羅小軍說,不管是面對自然大災難,還是行業危機,三一總能給人信心。“只要自己能照顧自己,我都愿意待在這里,我相信總有一天三一會起來。”

三一集團董事、首席財務官黃建龍說,四萬億投資刺激下,中國經濟很快恢復,工程機械行業危機很快就過去了,真正的沖擊是2012年之后的行業寒冬。

梁穩根坦言,2012年起,我們遭遇了連續5年“穿越熔爐”的深度調整,國內工程機械市場需求斷崖式下跌75%。這是三一創業以來面臨的最大挑戰。

向文波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深度調整帶來的重壓之下,很多企業都在轉型,三一內部關于企業發展的思路確實面臨著新的一些考驗,“但是,我們的立場還是堅定不移地把三一辦成世界級的工程機械企業。數十年前建立起的那份‘相信’,仍然根植在我們的基因中。”

黃建龍說,這些年來,三一有很多的機會賺更多的錢,比如房地產、保健品,但是從未涉及,“不符合三一價值觀的東西就不做”。

2017年,工程機械行業復蘇。向文波說:“三一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從最低谷的200多億元,重回千億,如果把2012年以來三一的營收數據放進量圖,人們會在上面看到一條夸張的深V曲線,視覺的沖擊都不足以反映內心的震撼。

p56 三一重工挖掘機

三一重工挖掘機

新的承諾:三一總市值達到1萬億,為每位金牌員工發放500萬獎金

過往的35年,梁穩根的每一次承諾,都意味著一個重大的節點。每一個選擇相信梁穩根,選擇相信三一的人,都獲得了極大的回報。

站在高地之上,梁穩根做出了新承諾——“當三一旗下上市公司市值總值達到萬億時,為每位金牌員工發放500萬獎金!”

目前,三一集團旗下擁有兩家上市公司——三一重工(600031.SH)以土方機械、混凝土機械和起重機械為主;三一國際(00631.HK)主營煤礦機械、港口機械。3月29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披露,已受理三一重能的科創板IPO申請,一家快速崛起的風電整機制造商又即將上市。

三一混凝土機械已成為全球第一品牌,全球市場占有率達到45%,全面取代進口。挖掘機連續10年國內市場占有率第一,成為全球產量冠軍,帶領國產品牌全面崛起;履帶起重機械、樁工機械、煤炭機械、港口機械穩居中國第一。

向文波說:“在挖掘機領域,我們在外資品牌壟斷的市場中殺出一條血路,成為全國第一,洗刷了國產品牌無法生產中挖以上產品的恥辱。”

更能凸顯經營質量的指標是,2020年,三一重工利潤居行業全球第二,人均產值超過全球工程機械老大卡特彼勒,躍居行業第一。

邁向萬億市值新目標,三一靠什么?

在一次內部晚宴上,梁穩根指出:“站在過去與未來的交叉點上,我們既要變革,更要回歸?;貧w,就是要回歸精神原點,三一過去的成功,是堅守價值觀的成功。在新的發展階段,我們要始終堅持‘品質改變世界’的信念,堅持‘三個一流’的信念?;貧w,就是要回歸市場原點。”

梁穩根表示,深度調整時期,三一找到了穿越周期的獨門武器, 那就是,數字化和國際化轉型。

向文波介紹,未來的三一要從現在的3萬名工人,變成3萬名工程師、3000名工人,支撐3000億元產值,其中的核心就是智能制造。

1994 年落地長沙時建設的第一座 廠房,如今變身為三一重工的 18 號工 廠,是業內首座智能制造燈塔工廠, 也成為湖南當地有名的工業旅游點。 這里安裝了近 100 臺智能機器人,工 廠整體效率較以前翻了一倍,從一塊 鋼板,到一臺混凝土泵車下線,全程 智能化生產,下線速度僅45分鐘,最高每天可下線泵車 30 臺。

據了解,三一18個國內產業園、60多個車間、8200多臺機器設備、十幾萬種物料,全部通過平臺實現在線物聯。

不光是制造環節,三一的產品也在智能化。當前,全球首臺5G遙控挖掘機、“無人起重機”、“無人攤壓機群”、“無人電動攪拌車”、無人電動集卡、氫燃料攪拌車等智能化設備在三一相繼下線,引領行業進入智能時代。其中,三一5G挖掘機已在河南等地投入使用,是全球工程機械行業第一個5G應用落地的案例。

同時,三一根云平臺收集了60多萬臺工程機械設備運營參數,形成了業內著名的“挖掘機指數”,被譽為“中國經濟晴雨表”,每半月報送國家相關部委。

這背后是龐大的研發投入。三一重工2020年年報顯示,2020 年, 公司研發投入 62.59 億元,增長 15.60 億元,增長 33.20%,占營業收入比例達 6.30%,極大地提升了公司產品競爭力。截至 2020 年底,研發人員達 5346 人,同比增長 69%。公司已累計申請專利超過一萬件,申請及授權數量居國內行業第一。

智能化水平不斷躍升的三一,將國際化作為新的發力點。三一的產品品質已經具備全球競爭的能力,燈塔工廠的建設已發展至印尼、俄羅斯、美國,一季度海外市場份額增長顯著。

2012年,三一重工收購了當時的世界第一大混凝土機械公司——德國普茨邁斯特。當年的普茨邁斯特營收只有 6000 萬歐元,2019年,是7億歐元。

“現在,凡是來過中國,來過三一的人,才知道我們在很多方面已經走在前面,才對‘Made in China’萌生了信任。”向文波說。

“永遠銘記自強不息,產業報國;永遠銘記艱苦奮斗,恪守誠信;永遠銘記忠誠于祖國,忠誠于事業。”向文波介紹,每年的新年第一天,梁穩根都會帶領三一全體高管團隊去韶山毛主席銅像敬獻花籃,并莊嚴宣誓,用這種特殊的方式重溫三一創業的艱辛歷程,激勵大家繼續保持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為三一下一步發展鼓勁。

在梁穩根看來,作為企業,不管是大型企業,還是中小企業;不管是國有企業,還是民營企業,都有比利潤更美好、更崇高的目標——那就是對國家、對民族的責任。“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經濟已經沒有國界了,但企業和企業家是有國籍的。過去這70年,正是由于三一和千千萬萬像三一這樣的企業共同努力,中國成為了制造業大國。”

梁穩根認為,如今三一的新使命,就是要成為智能制造的先驅,用新的行動推動中國從制造大國變成制造強國;通過國際化轉型,三一的發展空間將空前拓展,成為真正的世界級企業。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9期)

2021年第9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9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被学长用震动蛋惩罚_为什么狗狗放我里面就变大_俄罗斯老太婆牲交视频_撅起小屁股扒开调教_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_在线观看视频国产最新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