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trl7"></var>
<var id="ttrl7"><span id="ttrl7"><menuitem id="ttrl7"></menuitem></span></var><cite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cite>
<menuitem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ttrl7"></menuitem>
<cite id="ttrl7"></ci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華誼兄弟三年虧62億,為何不戴帽“ST”?馮小剛補償1.69億,能“續命”?

“中國影視娛樂第一股”高光不再。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庭陽 | 北京報道

“馮小剛會嚴格按照協議約定向公司支付業績補償”,這是華誼兄弟(300027.SZ)在5月19日給股民的最新回復。馮小剛沒有完成2020年業績承諾,要補償華誼兄弟,“上市公司也會積極督促本期業績補償款的如期支付。”

不光是股民,深交所也關心馮小剛的業績補償,在對華誼兄弟年報問詢函中稱“公司持續經營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確定性”,以及“公司是否存在短期或長期償債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華誼兄弟近3年連續虧損累計62億元,按照此前的退市規則將直接退市。據深交所2020年末有關退市的最新規定,股票可能被特別處理,即戴上“ST”的帽子。

1

追問“持續經營能力”是否有風險

“中國影視娛樂第一股”高光不再。

華誼兄弟于2009年10月登陸深圳創業板,被稱為“中國影視娛樂第一股”。

上市6年后,即2015年,華誼兄弟迎來“高光時刻”。公司當年8月份實施定向增發融資36億元;當年11月份斥資10.5億元收購馮小剛旗下公司股權。這一年同時是公司利潤的峰頂之年,當年賺得凈利潤9.76億元,是剛上市的10倍;當年6月份,公司股價也攀上頂峰。

不過,定向增發完成后的一系列收購并未讓華誼兄弟的凈利潤再下一城,反倒是走下坡路。2018年至2020年,華誼兄弟推出《芳華》《前任 3:再見前任》《遇見你真好》、《只有蕓知道》《金剛川》等賣座影片,但公司各年度利潤都是虧損,分別虧損12億元、40億元和10億元。

在同行業公司中,華誼兄弟也是虧損大戶。比如華錄百納(300291.SZ),雖在2018年虧損,但在2019年和2020年實現扭虧盈利;光線傳媒(300251.SZ)同期連續3年盈利。

更讓市場感到驚奇的是,華誼兄弟2018年至2020年的年報,分別由3家會計師事務所負責審計。

瑞華會計師事務所是華誼兄弟2018年年報審計機構,在2017年、2018年因其它原因,連續被證監會行政處罰,各上市公司紛紛解除與此所的聘任合同。

2019 年 11 月,華誼兄弟改聘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負責審計。公司2018年和2019年連續兩年虧損,2019 年底流動負債比流動資產多18億元。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認為,存在導致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疑慮的重大不確定性,其給出的審計意見不是“標準的無保留意見”,而是“保留意見”。

一位會計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一家公司的流動負債比流動資產多,如果債主同時追債,公司用流動資產來償,還有缺口。如果公司資金鏈斷裂,能否持續經營就成了大問題。

2020年,華誼兄弟第三年虧損,在年報中,公司稱“持續經營能力不存在重大風險。”

這一年,負責華誼兄弟審計的是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報告中,大華會師事務所稱“華誼兄弟管理層負責評估華誼兄弟的持續經營能力”,給出的審計意見是“標準的無保留意見”。

深交所最新的退市新規規定,如果公司最近三個會計年度凈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兩者中較低者是連續虧損,并且最近一年審計報告顯示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存在不確定性,交易所將對股票交易實行風險警示,股票要戴上“ST”的帽子。

對“持續經營能力”的定性,深交所要求華誼兄弟拿出依據,大華會師事務要有明確意見。深交所在年報問詢函中稱,華誼兄弟“2018-2020 連續三個會計年度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后凈利潤孰低者為負值……持續經營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及判斷依據。請年審會計師核查并發表明確意見”。

追問償債風險

除了持續經營能力是否有重大風險,深交所還追問華誼兄弟的償債風險。

深交所問詢華誼兄弟,公司有息負債3.13億元,“是否存在短期或長期償債風險”。2020年末,華誼兄弟的貨幣資金只有6.44億元,與2015年、2016年的37億元、55億元相比,簡直是“一在平地一在天”。

保持公司運營,華誼兄弟需要多少流動資金?公司在今年3月份稱,維持現有業務體量所需貨幣資金是5.38億元。由此可見,公司2020年末的貨幣資金僅比維持現有業務量高20%。

2020年末,華誼兄弟的資產負債率已達62.22%。

華誼兄弟資金缺乏,此前已有端倪。為補充流動資金不足,華誼兄弟變更了2015年定向增發募集資金的使用方向,在2020年4月用5億元補充流動資金。2020年7月,華誼兄弟擬再度定向增發,募資22.9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后擬全部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借款。

深交所對這個定向增發方案問詢了3次。

在回復交易所對定向增發的問詢時,華誼兄弟稱,截至 2020 年3季度末,公司一年內到期的流動負債金額較大,面臨一定資金壓力;公司賬面借款余額仍然較大,存在一定的流動性風險,公司資產負債率(2020 年3季度末)57.35%,高于滬深同行業上市公司合并口徑資產負債率平均值。較高的資產負債率限制了公司未來債務融資空間。適時適當調整過高的資產負債率,有利于公司穩健經營,改善公司資本結構,實現公司的可持續發展。

2

被問詢3次后,華誼兄弟中止了這次申請,并稱“探索更符合公司長期戰略部署和可持續發展需要的解決方案。待相關工作完成后,公司將及時向深交所申請恢復審核。”

追問馮小剛補償1.694億元

2020年,馮小剛只完成業績承諾的3.16%。

5年前,即2015年11月,華誼兄弟斥資10.5億元,收購馮小剛、陸國強的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陽美拉”)70%股權。當時,東陽美拉總資產是0.000136億元、負債0.000191 億元、凈資產-0.000055億元。

馮小剛有著業績承諾。按照承諾計算,2020 年度,東陽美拉經審計的凈利潤應不低于 1.749億元。實際上,此公司凈利潤只有 0.0552億元。沒有實現的1.694億元,馮小剛要在審計報告出具(今年4月27日)的30個工作日內,以現金的方式(或東陽美拉認可的其他方式)補足。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沒有完成業績承諾了。

2018年東陽美拉實際完成利潤比承諾數少0.68億元,華誼兄弟回復當年交易所對年報的問詢時稱“在2019年4月,馮小剛依照協議規定完成業績補償款的支付”。

今年,深交所問華誼兄弟“是否存在承諾方無法完全履行補償義務的風險”。

另外,伴隨著近3年的凈利潤虧損,華誼兄弟股價一直在探新低。從2018年初到今年5月19日,下跌了59%,領跌于同行業公司。

即使公司股票下跌,也擋不住華誼兄弟實控人王忠軍和王忠磊的套現。

華誼兄弟董事長王忠軍在2020年9月、12月,分兩次減持華誼兄弟股票,套現約5525萬元。

公司總經理王忠磊減持更多,2020年11月、12月兩個月內,王忠磊套現約1.2億元。

今年5月18日,王忠軍和王忠磊兩人質押自己所持公司股份,占其持有數量的99.37%。而就在5月10日,兩人及其控制的華誼兄弟(天津)投資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3.04億元。

而深交所對華誼兄弟年報問詢的最后一個問題是,說明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股票質押是否已構成違約,以及由此對“公司生產經營、控制權穩定性等方面影響”。

編輯:楊琳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被学长用震动蛋惩罚_为什么狗狗放我里面就变大_俄罗斯老太婆牲交视频_撅起小屁股扒开调教_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_在线观看视频国产最新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