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trl7"></var>
<var id="ttrl7"><span id="ttrl7"><menuitem id="ttrl7"></menuitem></span></var><cite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cite>
<menuitem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ttrl7"></menuitem>
<cite id="ttrl7"></ci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宏觀 > 宏觀 > 正文

探訪“火爆全網”的曹縣:鎮里車多到每天下午4點就開始堵

曹縣,作為被調侃的主角,真的有那么“666”嗎?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馬銘悅|山東曹縣報道

“朋友告訴我曹縣人均收入3000元,我聽完覺得很一般,后來才知道是比特幣。”在《中國經濟周刊》14日發布的一條關于“山東曹縣漢服一年賣出19億”的抖音視頻下面,有一位網友這樣開玩笑評論。緊接著“寧要曹縣一張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宇宙的中心——曹縣”“北上廣曹”等網絡梗更是頻頻將曹縣送上熱搜,截至目前,抖音#曹縣#、#山東菏澤曹縣#兩個話題的總播放量超過14.7億次,微博上#曹縣是什么梗#的閱讀有4.8億次,#山東曹縣縣長回應走紅#的閱讀量有3.4億次。

對于曹縣走紅,曹縣縣長梁惠民回應稱,“北上廣曹”對曹縣來說是一種鞭策,希望曹縣能持續地火下去,曹縣在人才引進方面會繼續發力。

讓曹縣爆火的土味原視頻想必很多人都看過,一個名叫“大碩”的網紅博主用夸張的肢體動作,操著一口山東曹縣口音在視頻中喊:“山東菏澤曹縣!666,我的寶貝!”這句話被網友們用來玩梗調侃曹縣,甚至拿曹縣與北上廣,甚至紐約比,給人一種曹縣特別富裕有錢的印象。

曹縣,作為被調侃的主角,真的有那么“666”嗎?

家家開工廠,戶戶辦企業,村村都是淘寶村

在山東省菏澤市曹縣,有一個靠著電商發家致富的鎮——大集鎮。這里連續4年轄區內32個行政村全被阿里研究院評為“中國淘寶村”,80%的村民從事演出服飾加工及上下游行業,擁有1.8萬家淘寶店,每年承包淘寶70%的演出服,是全國最大的演出服生產基地,除此之外,還擁有漢服產業鏈商家2000多家,原創漢服銷售額占全國同類市場的三分之一。

阿里研究院數據顯示,全國共有5425個淘寶村、1756個淘寶鎮,但像大集鎮這樣連續4年每個村都被評為“中國淘寶村”的,在全國獨一無二。

“2019年我們實現銷售收入70個億,去年由于疫情影響,也有40多個億。今年疫情控制得比較好,表演服市場非?;鸨?,漢服銷量也非常大,今年大集鎮銷售收入有望突破100個億。”大集鎮黨委書記李濤說。

目前,大集鎮生產表演服、漢服、校服、工裝等一些產品,擁有從輔料、布匹,到加工、繡花,再到銷售、物流的完整產業鏈。

“在外東奔西跑,不如在家淘寶”, 大集鎮原為勞務輸出大鎮,60%的勞動力都外出務工,但到現在累計有700多名大學生、7000多名外出務工人員返鄉創業、就業,還有來自福建、江西的年輕人也駐扎在大集鎮淘金。據統計,目前全鎮有1000個年銷售超百萬元的電商戶。

村民們做電商給生活帶來了巨大的改變。鎮政府專門設有電商辦,鎮上飯店、娛樂場所不少也以“淘寶”命名,比如淘寶大酒店、淘寶時代娛樂會所等。當地年輕人結婚,最受歡迎的彩禮和嫁妝,不是車子房子,而是淘寶店、天貓店。

走在大集鎮丁樓村的街道上,可以看到街道兩旁都是普通的村房,和其它村莊并沒有太大區別,這里的年輕人大都在縣城和市區買了房子。街道上也看不到來來往往的村民,但每家每戶的院子里都有忙碌的身影,忙著發貨、打包,門口擺放著成堆的快遞包裹,到了下午四五點,快遞公司會統一過來攬收。當地人告訴記者,最忙的時候這里的飯館都多了,因為家里顧不上做飯,村子里也開始有了外賣。李濤對記者說,因為群眾收入提高,家家戶戶都有小汽車,有些家庭甚至有兩三輛車,2018年以前出行主要靠公交車,每一個小時有公交車上縣城。后來大家買了私家車以后,出行也好,工作也好,做生意也好,都是私家車,基本上沒有公交車了,一天一趟。

“因為車比較多,我們有晚高峰,每天下午4點之后基本上要堵車了,這是物流最繁忙的時候,我們本鄉鎮的物流,周邊鄉鎮的物流都要在我們這分撿。”李濤說。

大集鎮丁樓村村支書任慶生激動地對記者說,沒做電商之前,這里七八十歲的老人在家里“存在感”不強,如今家家戶戶做淘寶,老人們也可以給年輕人打打下手,幫忙訂花、打包,找到了自己的價值,甚至婆媳關系也好了,家庭關系也和諧了,精神狀態都特別好,一提到電商,他們也覺得很自豪。

去年受疫情影響,演出服的銷售并不理想,今年演出服市場放開,全國各地的訂單瘋狂地砸向山東曹縣大集鎮。

1

為什么山東菏澤的漢服能賣出白菜價?

艾媒咨詢報告預測,2021年漢服愛好者數量規模將達689.4萬人,市場銷售規模將達到101.6億元,漢服已成為一個百億市場。當然這把火也燒到了山東曹縣大集鎮,受疫情影響,2020年演出服需求下降,大集鎮的電商人開始把目光投向漢服。

隨著漢服圈子的迅速擴張,曹縣的服裝廠家敏銳地捕捉到商機,利用自身產業優勢,通過仿制爆款繡花女裝打入低價市場,填補市場空白。

為什么山東菏澤的漢服能賣出白菜價?

“一二線的漢服像是零售商,山東大集鎮的漢服像是批發商,我們的產業體系已經形成了,比如上面的繡花、印花,這些東西我們市場上全都有,而且商家特別多。另外我們可以選擇的布料品種也多,可以隨時更換幾千種甚至上萬種的布料,最大限度地節約成本和時間。”曹縣辰菲服飾有限公司負責人孟曉霞說,“我們村子消費低,手工費自然也就沒那么高,最貴的地方是我們前期所需的設計費用,另外現在我們又從繡花改成印花,又節約了成本,所以我們可以面向全國甚至全世界,一直賣白菜價。”

售價在100~200元的漢服需求量不可小覷。“高端的漢服我們也可以做,把布料換成高檔的,繡花再提升一個檔次就行了,價格自然也就上漲了。”孟曉霞說,“但我們還是愿意走量,這樣利潤會更可觀。”

2

演出服市場火爆,“紅色”演出服供不應求

對大集鎮的村民來說,六一兒童節就是他們的“雙十一”。進入5月,趕上“618”大促,生產、上新、打包、發貨,村民們忙得連軸轉。每到傍晚4點,鎮中心的十字路口上,小汽車、快遞車、面料運輸車堵得水泄不通。

“今年‘紅色’演出服供不應求,已經拿不到貨了。”任慶生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原來演出服的銷售到六一兒童節可能就結束了,現在不是結束,而是進入高潮期,今年演出服的銷售可能會延長至七一。”

在大集鎮柯橋恒輝布業,各式布匹映入眼簾,恒輝布業的魏老板告訴記者,今年最流行的面料是用于制作“紅色”演出服的斜紋柔美呢。“現在缺貨缺得比較嚴重,我們店里已經斷貨了,僅這款面料的銷售就過千萬了。”魏老板說。

曹縣凱瑞服飾有限公司主要生產兒童漢服演出服,負責人趙營對記者說:“往年5月份是我們最忙的時候,5月份之前我們都會備貨,因為去年疫情影響挺大的,今年沒敢備太多貨,沒想到趕上了演出服的爆發期,之前備的貨現在已經賣完了,得加班加點干,盡量不耽誤發貨。”

早期,大集鎮沒有快遞點,村民們每日都需要騎著電動車趕去縣城發貨。在鎮政府的協調下,順豐、圓通等陸續開設站點,目前鎮上已引入27家快遞公司。其中兩家開設了分撿中心,一個是郵政,一個是韻達,每天處理包裹量30萬件。由于發貨量大,單筆快遞的費用只需要3元。

責編 | 姚坤

版式 | 孟凡婷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被学长用震动蛋惩罚_为什么狗狗放我里面就变大_俄罗斯老太婆牲交视频_撅起小屁股扒开调教_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_在线观看视频国产最新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