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trl7"></var>
<var id="ttrl7"><span id="ttrl7"><menuitem id="ttrl7"></menuitem></span></var><cite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cite>
<menuitem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ttrl7"></menuitem>
<cite id="ttrl7"></ci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實地探訪停工電子廠:越接訂單越虧,“躺平”是一種自救

近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了多家深圳和東莞的中小電子工廠,在生產成本上漲和訂單利潤不足的雙重壓力下,這些工廠正面臨著新一輪的洗牌。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鄧雅蔓 | 廣東報道

上游原材料價格的每一次巨幅波動,都將給風險承受能力較低的中小企業帶來考驗。

今年以來,隨著原油、鋼材、銅、玻璃、塑料等原材料價格出現“普漲”,下游工廠的成本承壓普遍加重、利潤被“蠶食”,工廠所獲訂單的決定性因素被放大。也就是說,那些不能獲得適當利潤空間訂單的工廠,將可能在這場漲價“洪流”中面臨被淘汰的命運。

近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了多家深圳和東莞的中小電子工廠,在生產成本上漲和訂單利潤不足的雙重壓力下,這些工廠正面臨著新一輪的洗牌。

“越接訂單越虧”

在這一輪原材料“漲價潮”中,外貿導向型電子工廠的承壓相對最重。

“2016年以來,我們的利潤就不是很樂觀了,基本上比之前縮水了一半,這一輪價格持續上漲,感覺其它方面的壓力也被放大了,最后矛盾都集中到資金鏈上來。”一位在深圳從事電子產品出口的工廠運營負責人告訴記者,跟服裝廠、玩具廠相比,電子廠本身的資產投資比較大,涉及到的原材料種類又比較多,因此更容易受到突發漲價潮的影響。

作為深圳傳統電子工廠的聚集地之一,寶安區福永街道曾因為兩年前新三板上市企業聚電智能科技的突然倒閉和巨額欠款事件而名噪一時,這一次,深圳基德科技發布的公告再度讓這里引發業內關注。

“公司決定自2021年4月29日停止運營;4月30日起解除與所有員工的勞動合同關系。”深圳基德科技在公告中解釋說,由于行業利潤下行、成本上漲、外貿環境惡化和新冠肺炎疫情多方影響,公司一直負重前行,采取各種措施但未能改變運營困境,故作出停止運營的決定。

1

深圳基德科技公司的工廠已經停工,倉庫正在打包最后一批產品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鄧雅蔓 | 攝

“公司這4年來的經營狀況都不是很好,此前也進行過業務調整、裁員和提高考核標準等動作。”深圳基德科技的一位前員工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今年以來,基德科技也更偏向國內市場的訂單,但是由于原材料價格高企和同業競爭過于激烈等原因,拿到的訂單利潤過低,甚至出現“越接訂單越虧”的現象,最后只能無奈停工。

記者從天眼查APP上查詢到,深圳基德科技在2019年以來涉及了數起勞動合同解除相關的法律糾紛案件,宣布停工后還面臨著被深圳華億源鋰能等客戶方企業起訴的局面。

這家成立于2003年的電子企業在移動電源行業原本小有名氣,曾連續多年代加工全球多家知名筆記本廠商的電池、外殼和保護板。

而與基德科技當前遭遇相似的企業還有東莞力安電源公司,這家成立于2016年的移動電源廠商在同一天宣布做出“結束營業,解散公司”的決定。

東莞力安電源公司在公告中稱,春節返廠后的這段時間是“公司開業以來最困難的時刻”,由于物料成本大幅上漲、一些芯片嚴重缺貨、重要物料從月結改為現金采購等原因,公司資金鏈斷裂。公告中坦言,“已經山窮水盡,如果繼續拖延下去,就無法發出工資”,還提到了“籌劃出售工廠設備”等細節。

“去年以來,我們陸續在東莞回收了幾十個電子工廠的設備,電子廠的設備還是比較值錢的。”在東莞專門從事倒閉工廠回收工作的張先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東莞的小型電子工廠數量較多,但很多都是低附加值生產,現在原材料價格的上漲推高了成本,這些企業無法經受住外部風險。

張先生回收了那些倒閉工廠的設備、材料等產品,通過倒賣賺取差價。

“躺平”也是自救

在《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聯系采訪的7家中小型電子廠中,有4家工廠在此次原材料“漲價潮”等壓力下選擇了停工,但是他們旗下的公司并沒有注銷,仍在存續階段,包括上述提到的深圳基德科技和東莞力安電源。

“只是暫時停工,后面有機會的話,比如,手頭能接到訂單和原材料價格降下來,還是會選擇做工廠。”一位曾在寶安區福永街道運營電子廠的老板告訴記者,下一次他不會把主要生產基地放在深圳了,折算下來人力成本太高,而且也盡量避免折騰那種低附加值的人力密集型企業,做不長。

這位老板講述了春節過后至今他所經歷的上游原材料暴漲“畸形”現象:有效報價僅維持半天、訂單無故作廢、不同單不同價、競價搶購原材料等操作輪番上演。“這一系列的操作讓我們下游的需求方很心累。”他發現,與其冒著巨大的風險生產,還不如停工“躺平”。“這也是一種自救,起碼比被迫破產清算的結局要好得多。”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深圳寶安區福永街道走訪時發現,包括富源工業園區等在內的不少傳統工業園區正在規劃拆遷重建升級。這意味著,未來低附加值的人力密集型工廠在深圳的容身之處將會越來越少。

2

深圳寶安區富源工業園區,集公司、員工宿舍和廠房三者合一?!吨袊洕芸酚浾?鄧雅蔓 | 攝

“目前深圳中小電子廠的普工門檻還是比較低的,基本上初中學歷就能去,工作也比較容易上手,主要通過不斷加班來提升收入,即使這樣,收入也很有限,在深圳僅從事這樣的工作是很難長期生活的。”上述在基德科技的前員工說。

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了解,雖然此次原材料價格“漲價潮”引發了廣東部分中小型工廠的“停工潮”,卻也給一些行業龍頭企業帶來了轉型機遇,加速向產業鏈高附加值端轉型已經成為共識。

這一輪“漲價潮”何時能回復到理性、正常狀態尚不得而知。但在5月1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穩價工作”后,包括黑色系、化工品、農產品等在內的期貨品種開始出現了集體下跌的跡象。

當原材料價格不再是企業的“攔路虎”,相對高附加值的企業利潤空間優勢將會進一步凸顯出來。

責編 | 郭芳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被学长用震动蛋惩罚_为什么狗狗放我里面就变大_俄罗斯老太婆牲交视频_撅起小屁股扒开调教_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_在线观看视频国产最新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