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trl7"></var>
<var id="ttrl7"><span id="ttrl7"><menuitem id="ttrl7"></menuitem></span></var><cite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cite>
<menuitem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ttrl7"></menuitem>
<cite id="ttrl7"></ci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對濫用人臉識別說不!8月1日起,這些強制刷臉都算違法

無處不在的攝像頭下,自己的人臉數據是否還和過去一樣安全?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訊(記者 張燕) 不“刷臉”不讓進小區,不“刷臉”就無法使用APP……自8月1日起,這些強制收集人臉信息的做法將有明確的司法規制。

日前,最高法院發布《關于審理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個人信息相關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下稱《規定》)。此次規定是最高法在充分調研基礎上指定的司法解釋,對人臉信息提供司法保護。解釋明確規定,在賓館、商場、車站、機場、體育場館、娛樂場所等經營場所、公共場所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使用人臉識別技術進行人臉驗證、辨識或者分析,應當認定屬于侵害自然人人格權益的行為。

近年來,伴隨著人臉識別技術應用場景的不斷豐富,“刷臉”逐漸成為生活中的標配。刷臉支付、刷臉打卡、刷臉開門、刷臉出行……臉被刷得越來越多,曾經感慨的便捷逐漸也引起了擔憂和不安。越來越多的公眾開始質疑,人臉識別技術是否有被濫用的嫌疑?無處不在的攝像頭下,自己的人臉數據是否還和過去一樣安全?

《中國經濟周刊》此前曾報道過多個關于“人臉識別”引發的爭議性事件,其中包括小區物業強制要求業主“刷臉認證”,商場私自進行人臉識別來獲取顧客信息等等。人臉是個人信息中公認的敏感信息, 基于算法的人臉識別并不是簡單地獲取人臉信息,而是將人臉面部特征作為識別要素進行身份驗證,并實現對個體的精準數據畫像。當該信息與個人數據、尤其是身份信息、金融信息互聯互通后,不僅涉及到侵犯個人隱私,還蘊藏著巨大的安全風險。尤其是面部信息具有天然的唯一性和不可更改性,一旦被濫用或泄漏,后果不堪設想。

在公眾的呼吁下,最高法院此次出臺的《規定》,是我國第一部專門規制人臉識別應用的司法解釋,針對涉及人臉識別的突出問題,從侵權責任、合同規則以及訴訟程序等方面,試圖對濫用刷臉技術的做法加以規范?!兑幎ā饭灿?6個條文,適用于民事主體之間因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所引起的民事糾紛,既有人臉信息的處理的一般規則,亦對實踐中的突出問題作出規制。

進小區不是一定要“刷臉”

針對部分小區出現的物業強制業主必須“刷臉”才能進入的情況,最高法有關負責人表示,小區物業強制“刷臉”的問題,社會普遍關注。人臉信息屬于敏感個人信息,小區物業對人臉信息的采集、使用必須依法征得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的同意。只有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自愿同意使用人臉識別,對人臉信息的采集、使用才有了合法性基礎。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峰指出,實踐中,部分小區物業強制要求居民錄入人臉信息,并將人臉識別作為出入小區的唯一驗證方式,這種行為違反“告知同意”原則,群眾質疑聲較大。我們應該擁抱新科技,但同時也要尊重人格權益。小區物業不能以智能化管理為由,侵害居民人格權益。

《規定》明確:“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建筑物管理人以人臉識別作為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出入物業服務區域的唯一驗證方式,不同意的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請求其提供其他合理驗證方式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根據這一規定,小區物業在使用人臉識別門禁系統錄入人臉信息時,應當征得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的同意,對于不同意的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小區物業應當提供替代性驗證方式,不得侵害業主或物業使用人的人格權益和其他合法權益。

APP不得強制索取非必要個人信息

對于一些APP強制用戶提供人臉數據,不同意就不能用的情況,《規定》也明確了如何處理的新規則。

《規定》第4條指出,對處理人臉信息的有效同意采取從嚴認定的思路。對于信息處理者采取“與其他授權捆綁”、“不點擊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方式強迫或者變相強迫自然人同意處理其人臉信息的,信息處理者據此認為其已征得相應同意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民事處處長陳龍業表示,《規定》第2條第3項引入單獨同意規則,即:信息處理者在征得個人同意時,必須就人臉信息處理活動單獨取得個人的同意,而不能通過一攬子告知同意等方式征得個人的同意。陳龍業同時強調,對人臉信息的處理,不能帶有任何強迫因素。如果信息處理者采取“與其他授權捆綁”、“不點擊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模式,會導致自然人無法單獨對人臉信息作出自愿同意,或者被迫同意處理其本不欲提供且非必要的人臉信息。

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要先問過監護人

值得一提的是,新的司法解釋對未成年人的人臉信息保護進行了專門規定?!兑幎ā访鞔_要求,對于一定年齡未成年人的人臉信息,必須依法征得其監護人的單獨同意或書面同意。責任認定方面,《規定》第三條在《民法典》基礎上,對侵害人臉信息責任認定的考量因素予以細化,結合當前未成年人人臉信息保護現狀,明確將“受害人是否未成年人”作為責任認定特殊考量因素。最高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鋒表示,對于違法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從責任認定角度看,新規結合當前未成年人人臉信息保護現狀,明確將“受害人是否未成年人”作為責任認定特殊考量因素,對于違法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在責任承擔時依法予以從重從嚴,確保未成年人人臉信息依法得到特別保護,呵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以下五類情形才可以使用人臉識別

目前人臉識別技術已在全國各處落地。酒店住宿、機場、高鐵站的人臉識別提高了安檢的速度和效率,同樣也對維護社會治安起到了重要作用,如警方在張學友演唱會現場逮捕逃犯、在重慶機場逮捕弒母案兇手吳謝宇,都有人臉識別的功勞。北京各大醫院錄入的號販子人臉信息,也對杜絕黃牛,確?,F場號源留在患者手中起到了積極的作用。禁止濫用人臉識別,并不意味著要杜絕這一技術的使用。

此次出臺的司法解釋,首次明確了在哪些情形下,信息處理者可以應用人臉識別技術收集個人信息。

《規定》明確, 有下列情形之一,信息處理者主張其不承擔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一)為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或者緊急情況下為保護自然人的生命健康和財產安全所必需而處理人臉信息的;

(二)為維護公共安全,依據國家有關規定在公共場所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的;

(三)為公共利益實施新聞報道、輿論監督等行為在合理的范圍內處理人臉信息的;

(四)在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的范圍內合理處理人臉信息的;

(五)符合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楊萬明表示,《規定》充分考量人臉識別技術的積極作用,一方面規范信息處理活動,保護敏感個人信息,另一方面注重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保護人臉識別技術的合法應用。

為了避免對信息處理者課以過重責任,妥善處理好懲戒侵權和鼓勵數字科技發展之間的關系,《規定》第16條明確了本司法解釋不溯及既往的基本規則,即:對于信息處理者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處理基于人臉識別技術生成的人臉信息的行為發生在本規定施行前的,不適用本規定。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被学长用震动蛋惩罚_为什么狗狗放我里面就变大_俄罗斯老太婆牲交视频_撅起小屁股扒开调教_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_在线观看视频国产最新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