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trl7"></var>
<var id="ttrl7"><span id="ttrl7"><menuitem id="ttrl7"></menuitem></span></var><cite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cite>
<menuitem id="ttrl7"><strike id="ttrl7"></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ttrl7"></menuitem>
<cite id="ttrl7"></cite>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福島復興:東京奧運未竟的使命

這屆史上最特殊的奧運會對上述產業和福島經濟的拉動注定有限。而福島災區的復興之路依然漫長。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郭芳|日本報道

從東京站坐上新干線,開往東北方向,90分鐘后下車轉乘大巴,一直開往福島核泄漏禁區方向……

一路所經過的城鎮行人稀少,蕭條冷清;所下榻的酒店和民宿罕見游客,經營極為慘淡。

福島縣(在日本的行政區劃中,縣相當于?。┟娣e13783平方公里,是日本第三大縣,距離東京200多公里。核泄漏事故8年之后,福島縣第一核電站周圍方圓5公里仍屬政府禁入區,還有4.9萬名因災難背井離鄉的福島人未能回到自己的家鄉。

雖然經過了多年的災后重建,但福島災區的復興仍有漫漫長路。2019年11月中旬,在日本復興廳的辦公室,復興副大臣菅家一郎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2020東京奧運會的使命之一是拉動福島乃至整個東北災區的經濟復興。

2013年9月8日,東京贏得2020夏季奧運會和殘奧會的主辦權頗為不易。就在兩年多前,距離東京200多公里的福島才剛剛遭遇了特大地震和海嘯,并發生了嚴重的核泄漏事故。整個日本期待著東京奧運會能拉著他們從災難的陰霾中走出,甚至像1964年的東京奧運會那樣,實現長達10年的經濟騰飛。

正是基于這樣的期待,東京奧運會被稱為“重建的奧運會”,奧運火炬則被命名為“復興之火”。奧運會火炬傳遞的第一站選擇了在福島,同時也將棒球和壘球比賽安排在了福島,足球比賽安排在了同在東北災區的宮城縣。

2019年11月中旬,時任日本復興廳復興大臣田中和德對來自中國的媒體團表示,借著東京奧運會,他們期望有更多的中國游客不僅到東京,也能夠到包括福島縣在內的日本東北地區去走一走,看一看。

彼時,他們是充滿期待的。

如今這個希望在日本宣布東京奧運會“不接納海外觀眾”以及“空場舉行”之后要落空了。

18 2021 年3 月25 日,2020 東京奧運會火炬傳遞在日本福島縣正式開啟。

2021 年3 月25 日,2020 東京奧運會火炬傳遞在日本福島縣正式開啟。

1

作為直屬內閣的機構,復興廳是在2011年3·11福島大地震之后成立的,后來承擔著福島重建與奧運籌備的雙重職能。

按規劃,復興廳成立的期限是10年,日本計劃用10年的時間來完成東北災區的重建和復興,隨后撤銷復興廳,但使命未能如期完成,決定再延長10年。

“我們的目標是要讓福島縣和東北其他災區徹底回歸到他們在受災之前的生活環境和水準,但現在我們只完成了一半的任務,要完成目標任務,估計還需要10年左右的時間。”復興副大臣菅家一郎說。

早在2019年11月中旬,彼時新冠肺炎疫情還沒有發生,日本復興廳邀請中國的媒體團沿著他們的“2020東京奧運復興之路”一路走訪。他們急切地想要向世界宣傳福島災后重建的成果,特別是消除世界對核輻射的質疑。

這是菅家一郎的主要工作之一。菅家一郎是福島縣會津市人,那場毀滅性大地震發生時,他還在會津市擔任市長。接受我們采訪的那天早上,他從福島縣坐新干線來到東京的辦公室,當天晚上又趕回了會津市,在那里接待我們。

菅家一郎說,他每天生活在福島,吃的是福島的農副產品,喝的是福島的酒。他很努力地想要解決一個疑問:福島的農產品到底安不安全?

福島等東北地區是日本主要的農副產品和水產品產區,是優質稻米、蕎麥、水蜜桃和梨的產地,會津的“越光大米”尤為著名。在福島核輻射事件后,當地的農副產品和水產品在市場上遭受重挫,以最受歡迎的越光大米為例,價格一度比日本全國稻米的平均價低40%。

菅家一郎列舉了很多數據試圖證明福島縣的農副產品和水產品的安全標準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高。“因為核泄漏事故發生以后,整個世界對福島的食品安全產生了很大的擔憂,因此我們實行了最嚴格的食品安全檢測標準。絕大多數福島的農副產品都是安全的,除了菌菇類和野菜類,因為生長在樹林而無法除污,還有野生動物的肉也被禁止流通。”

雖然福島農副產品和水產品在日本的市場已經在逐步恢復,但在全世界仍有20多個國家和地區對來自福島的農副產品和水產品實行不同程度的進口限制。時任日本復興廳復興大臣田中和德說,期望中國方面了解福島的災后重建情況后,盡可能地讓福島災區的農產品能夠重啟對中國的出口。

而即使在日本國內,仍有相當部分人對來自福島的農副產品和水產品存有疑慮和不安,要消除日本以外國家的核恐懼就更難了。

這導致復興廳迫切地想要借東京奧運會之機,打開更廣闊的出口市場。這次,福島所生產的食品也出現在了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運動員村的餐桌上,但因此引起了軒然大波,甚至被稱為“史上最危險的奧運會”,據媒體披露,很多國家的運動員選擇自己帶食物。

由此亦可見福島災區復興之艱難。

這樣的局面或許也在日本政府的預料之內。“(解釋福島食品安全)這項工作我估計需要好幾年的努力。”菅家一郎對記者說。

19 一些棒球和壘球比賽將在福島Azuma 棒球場舉行

一些棒球和壘球比賽將在福島Azuma 棒球場舉行

2

遭受重創的還有福島的旅游業。當地人告訴我們說,最蕭條的時候,當地游客量近乎為零。

自2003年日本政府確立“觀光立國戰略”以來,旅游觀光產業成為日本支柱產業之一,而中國則是最大的客源國。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每年訪日的中國游客量已達800多萬,中國已經連續5年成為日本最大的客源國。

因此,在福島大地震之后,日本政府還專門面向赴東北三縣(福島、巖手、宮城)旅游的中國游客頒發多次往返簽證,以拉動當地旅游業的復蘇。但即使是這樣,和日本全國的其他地區相比,福島縣的游客量依舊處于較低位。

據福島相關部門提供的數據,與2010年相比,訪日的外國游客住宿人數增加了304%,但福島縣只有1/3。即便是日本國內,也有10%的人因擔心核輻射而不敢來福島。

這次東京奧組委將全世界關注度較高的棒球和壘球比賽安排在福島,亦是頗費苦心。原本希望通過賽事吸引全世界對日本災后重建的關注,同時吸引大量的國內外游客到福島來觀光旅游,但如今這基本上已經成為泡影了。

游客不敢來,本地年輕人也在流失。在福島地區,罕見年輕人。

田中和德坦言,日本社會最大的問題是老齡化,而這一問題在大地震災難之后的東北地區尤其凸顯。“年輕人離開東北地區流向大城市,因此導致東北地區的勞動力嚴重不足,這也是我們所擔憂的問題。”

田中和德說,日本政府也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整個東北地區,尤其是福島縣,部署了全日本最先進的機器人工廠,福島地區的產業都在往高科技領域轉移。“如何利用高科技、利用AI來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并以此來催生東北地區的觀光產業,尤其是服務業的發展,對我們來講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這方面我們正在做出努力。”

機器人產業是東京奧運會要辦成科技奧運重點展示的科技象征之一。今年年初,東京奧組委等機構在東京發布了《2020年東京奧運會機器人計劃》,2020年東京奧運會合作伙伴日本豐田公司和松下公司在發布會上展示了計劃服務于東京奧運會的機器人等產品,試圖讓機器人完成奧運服務各個環節中的大部分工作。這將創下機器人投放數量最多的一屆奧運會。

28U3KR~U

2011 年,福島發生特大地震和海嘯,這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2HN4BE~L

日本東北地區蕭條景象

296GCP~2

重建中的日本東北地區

2Y0V8L~2

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氫能源工廠布局在福島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郭芳 | 攝

3

“氫能源社會”亦是脫離“核電社會”的日本在東京奧運會上展示的重要內容之一。

豐田汽車將為奧運會提供3340輛氫能源車。而氫能源車所使用的氫則來自福島氫能源研究基地?!吨袊洕芸酚浾邔嵉靥皆L了這家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氫能源工廠。

制氫工廠位于福島縣浪江町,距離福島第一核電站約20公里,占地總面積為22萬平方米,主要分為太陽能發電區域和制氫車間。根據設計,這家制氫工廠每小時生產的氫氣為2000立方米。

據制氫廠的負責人向我們介紹,制氫所采用的技術與工藝,是水電解,在充滿電解液的電解槽中通入直流電,水分子在電極上發生電化學反應,分解成氫氣和氧氣。而制氫所需要的電力則來自太陽能發電,以此來解決制氫的能耗問題。

福島原是日本的“電力大縣”,福島第一核電站在2011年因大地震發生核泄漏之后,已全部廢爐,而第二核電站亦停止發電。福島“電力大縣”已名存實亡。

核泄漏事故之后,日本政府努力擺脫對核電的依賴轉向氫能源,在《第五次能源基本計劃》中提出了大力推動氫社會的實現。構建氫能制備、儲存、運輸和利用的國際產業鏈,積極推進氫燃料發電、氫燃料汽車發展,推進“氫能社會”的構建。

而將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氫能源工廠布局在福島,既是福島災后重建的重要一環,亦是恢復福島“電力大縣”地位的一大舉措。氫能源被視為“電力大縣”的未來。

至此,從福島的農副產品到觀光旅游、機器人產業再到氫能源產業,都被精心安排在了這屆被寄予重建和復興厚望的東京奧運會上的各個環節中。

在計劃中,這將是包括福島在內的日本東北地區復興的最好機遇,日本社會亦為此籌謀了多年。

但遺憾的是,這屆史上最特殊的奧運會對上述產業和福島經濟的拉動注定有限。而福島災區的復興之路依然漫長。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被学长用震动蛋惩罚_为什么狗狗放我里面就变大_俄罗斯老太婆牲交视频_撅起小屁股扒开调教_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_在线观看视频国产最新免费